岁昭

334466

囚心(黑化囚禁开车向,he)

完结章(本章开车,慎入) 因为之前发的被删了,所以走链接 链接在评论里

囚心后记

番外番
  这是一间有些破旧的客栈,此时大堂处坐满了避雨的人,一位说书的老先生此时正惊艳绝伦的说着当初天玑上将军如何连下五城之事,引得堂中之人无不大声叫好,直到说书人说完之后,还有人意犹未尽。
    一位粗衣打扮的人在说书人下去时惋惜道:″这齐将军真是有如战神在世,只可惜在统一各国后,竟会因顽疾而逝世。″旁边的同伴符合道:"谁说不是呢?先王与齐将军感情深厚,当时听闻可着实伤心了,当场便昏了过去,因为这先王在寝宫养病了一阵孑,前些天先王退位后更是先去了以前的将军府为上将军上香呢!″
       距离这桌人谈话不远处临窗而坐的两个白衣人之中面容佚丽的那位开口道;"小齐,你说先王对上将军是不是情深意切啊!"而坐于他对面的那人似是无奈地道:阿蹇,你说是就是吧……″
   蹇宾笑着伸出手握住齐之侃的手说道:″小齐想去何处?"齐之侃亦回握住那人的手,对着那双充满绵绵情意的眼睛道:″阿蹇,这天下间我想每一个角落都跟你走遍。”去看你治理下的太平盛世,也去看为你而打下的江山。
     "好!″蹇宾牵着齐之侃的手向门口而去,雨后的阳光洒至两人并肩而去的身影,仿若世间之中,惟有那对相携而去的一对壁人。
你说去往何处,我都愿以身相随,只盼永伴你身侧,黄泉碧落,永不相负。

(完)

无关风月,只关爱情

(这篇没肉,所以不分攻受)
Evan第一次见到易恩的时候,少年顶着一头红毛,一双璨若星辰的眼睛羞涩的望着自己,修长干净而又骨节分明的手伸出与自己握手打招呼,与略萌的脸庞形成一种格外和谐感觉的是带着奶音的低音炮:″你好,我是易恩…″出于自小养成的绅士风度他回给少年一个温柔的微笑,却意外的看到少年瞬间羞红的脸颊。于是在两人的第一次会面中,易恩给Evan留下的印象是羞涩、干净而又纯粹的少年模样以及那一头颜色鲜艳的红毛。当然在后来他又一次含泪收拾好某屁孩的房间时,只想回到过去狠狠打那时的自己一巴掌,谁说他干净的,眼瞎啊!
因为两个人都是天蝎座,内里都带有着一种闷骚劲,导致他俩过了两个月关系仍只维持在算是有点陌生的朋友上,于是被关心团体内部和谐的团大每次在外出工作时都把两人安排住在一起,美其名曰交流感情,直到住在一起Evan才发现了易恩的本性,但为时已晚,于是出于温柔爱照顾他人的性格,才不是被某小孩扮可爱装可怜给收买了,Evan每次都任劳任怨帮易恩收拾房间,两人的感情也因为这而好转,但也仅限于好朋友。
直到接拍了《刺客列传》,两个人的感情才发生了大变化,比如会时常的下意识去关心对方,又比如每次说话时都会不自觉的形成结界,会记得关于对方的一切等,于是每次都被两人快要闪瞎的一众cp粉和团员们时常起哄着让他们在一起,每当Evan听到这些话时也只是一笑而过,然后笑着说他们只是好兄弟罢了。
后来随着晨翔与执的退团,团员们也都渐渐的一个个离开,去重新寻找他们的路,Evan也不例外,在他最后一次在粉丝生日会上唱着团队的歌后宣布了退出娱乐圈的决定,尽管粉丝们十分不舍,但也选择尊重偶像的决定,在生日会结束后Evan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打电话与团员们一一告别,但在易恩打电来时,无法抑制的冲动让他把这人约了出来,一起开车看着这个曾经有着他的梦想与青春的城市,最后的最后,在车里昏暗的光线下他唯一一次主动地抱住了眼眶红红的某人……
回到加拿大的Evan凭着高学历成功的在一家大型企业里就职,在请教某位同事的翻墙技术后,Evan便拿着手机关注着那人的信息,因为出色的演技和高颜值使得易恩在演艺圈里混的风生水起,名气越来越高,Evan知道少年是真正地长大了,再也不是那个乱丢东西的小屁孩了。他们也还会通话,有时也会在电话里怼他几句,然后听到某人抱怨:"马振桓,你超凶耶…″后来少年越来越忙,他们往往只说了几句,便被少年匆匆的挂了电话,徒留Evan拿着手机听着忙音,不知在想什么。
曾经的团员来到加拿大后,他们也会聚一聚,就像是曾经在团队还在时一样。有时父母也会问他怎么还不找女朋友,也被他含糊过去,幸亏他的父母比较开明,只问过一两次便不再问了。
再到后来,他在网上看到那人登上了国际奖台,成为了红透半边天的影帝,关于他的cp越来越多,无人再记得曾经的Evian与蹇齐,他想,时光终究回不去了。
接到易恩的电话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曾经少年低沉的嗓音褪去了那一丝青涩,变得更加的成熟而具有魅力:"Evan,我终于可以向我爱的人告白了……″后面的话,他却再也听不下去了,带着不知名的感觉,他听着自己的嗓音平静而安稳的祝福着他,随后勿忙的挂断电话。
那一夜的晚上,过去的时光走马观花的重现在他的梦里,他看见的最多的是少年青涩的脸庞,与那双璨若星辰的眼睛,以及剧中他看着蹇宾时缠绵悱恻的眼神。
醒来后的Evan看着镜中的自己早已满脸泪痕,枕头边不知为何打开的手机屏幕上少年开心的朝着他笑得阳光灿烂,其实原来他早已不知不觉的爱上了少年,是什么时候呢?大概是那人朝着自己看过来时亳无保留的信任目光,又或是少年仗着他的宠溺便无法无边的阳光笑容。又或者是犯了错时对自己装可怜时的明亮双眸,可是已经迟了,他的少年早已不属于自己,不,或者应该说从不属于他,这段禁忌的暗恋终究是要湮灭于时光,无人可知…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如果我说TBC了,你们会不会打我)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突然响起的急促的门玲声惊醒了沉浸于还未开始便已失恋的忧伤情绪中的Evan,急忙跑去卫生间用冷水冼了一把脸,便拖着步子去开门,却在眼神触及那人时怔住,门口逆着光而站着的易恩在看到随着门被打开露出的人时,一双璨若星辰的眼睛带着羞涩却又无比坚定的目光看着那人:"马振桓,你听我说,我爱你,你愿意当我的伴侣吗?你放心,我不是意气用事,我是真的爱你,即使你不接受,我也不会放弃……”话还未说完,那人便紧紧的抱住了自己,清冷的声线此时充满了惊喜的在自己耳边说道:"我愿意…”清晨的阳光洒在紧紧相拥的两人身上,即使曾经隔着遥远距离,甚至因为没明白对方于自己的重要性而错过,但是幸好他们终究还是没有完全错过对方, 或许以后他们会面对世间的攻击诽谤,但只要有你在身边陪我一起面对,又有什么可以畏惧呢…

何以解忧,唯有搞事(ps:有车慎入)

(算是粉丝福利了)
杀青宴上众人一改往日的形象,这边导演和几个演员围在一起拼酒,那边伟晋和子闳拿着话筒在现场比拼歌声,时不时周围的人还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鼓掌叫好,因为胃病而没有喝酒的Evan便看着一群犹如喝了假酒完全变了个样似的人们,头不禁感到有点疼,目光下意识的去寻找某人,在看到易恩正在猛灌脾酒时,几乎一个瞬间,便撺到那人身边伸手夺下了酒瓶,于是毫无悬念的受到了某位不爽的易大爷的怒怼,一边习以为常的应对醉酒少年的怼,一边架起那人的身体跟旁边的人打好招呼后便走出饭馆,待到好不容易到了房间里,把少年弄到了床上后,Evan早已出了一身汗,内里的衣服也全被打湿,才刚刚把衣服脱下,冷不丁地就被一只骨节分明、修长白皙的手给握住了手腕,抬眼望去只见少年睁着一双璨若星辰的眼睛望着自己,诱人吻上去的双唇吐露出的是带着奶音的低沉嗓音:″马振桓,我渴……"被某人扮可爱正中红心的Evan认命的扶起少年的身体,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从床边的桌上取了一杯水慢慢的喂人喝下,放下杯子后再度把人放在了床上,以为事情完了正准备起身走人时,却听见少年低沉的嗓音响起:″马振桓,我好热,好热,热……″回过头想问那人怎么了,没料到撞入眼里的却是易恩正在解衣服的场面,微微泛红的脸颊,精致的锁骨,修长白皙的手此时正解开衬衫上的一颗颗扣子,随着扣子的解开而露出来的大片小麦色的肌肤,浅色的两点在敞开的胸膛上一览无疑,再衬正橘色的灯光使得此刻的少年显得无比的蛊惑人心,更别说那人还不自知的拿着一双仿若集聚了万千星辰的眼睛带着渴求的目光望着你,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口水,仿若被蛊惑了一样,Evan伸出手触上那人的脸颊,
(pS:后续内容请点评论链接,开车慎入)
另微博里的"桓″打错了,因为改不了了,所以请见谅

囚心(黑化囚禁开车向,慎入)

第三章
今日朝堂之上的大臣们觉得自己一生都从未如此疑惑过,先是蹇宾天色未亮时急召众人觐见,然后令内侍宣读旨意,言明上将军齐之侃昨夜突发恶疾现于皇宫进行医冶,因病情恶劣,不能见人。至于边关一事由近几年来声名鹊起的言将军进行交接,即刻赶住边关,不得有误。在旨意宣读完后,众人的第一反应皆是齐将军竟身染恶疾,怎么可能这么突然,昨晚明明还好好的。明知其中必有隐情,然而众人都未敢发声,自从蹇宾一统均天后,手段变得愈发狠戾,这些年来,凡是违背君王意志的人,到最后都死无葬身之地,从此后再无人敢触及其眉头,也就只有那位上将军敢于君王面前些微放肆,没想到如今君王竟也容下他,想要杀了这位上将军嘛,毕竟这是王宫,每年不明不白死的人还少吗?果然帝王多无情,真是可惜了那位上将军。
未曾理会众人的心思,当内侍宣读完旨意后,蹇宾从王座之上起身离开,那淡定从容的姿态任谁也不会知道君王此刻迫不及待的心思,待回到寝宫后,蹇宾便遣散服侍的众人,等所有人都出去后,便转身走近桌案前,轻轻移动放置于案上的一方砚台,只见左侧的书架随着砚台的移动缓缓打开,露出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密道入口,随手取了放置于旁边的一支蜡烛,蹇宾缓步迈入了那漆黑一片的密道之中,身后的书架在他进入后便慢慢合上,寝宫终恢复了一片平静。
.........................................................................................................................................
齐之侃从昏迷中醒来时,便感到全身酸痛,好似身体被人打散,又重新组合,身后难以言喻的某处不适之感时刻提醒着他昨日那场背违伦理的疯狂性事,想要起身,但手腕一动,一阵哗啦啦的声音响起,齐之侃这才注意到右手手腕上不知何时被一只银白镣铐紧紧铐住,锁链的一头没入于离床很近的墙壁之中,尝试运用内力想要震断镣铐,却惊讶的发现身体竟提不起丝亳内力,无奈只得放弃想法。撑起身靠坐于床上细细打量了一下所处的这间房间,房顶之上镶嵌着由大大小小的夜明珠来进行照亮,这光亮不是非常的刺眼而是恰到其处的柔和,房间的两侧分别摆放着他于将军府中卧房相似的物件,房子正中央则安置着一个圆木桌,却没有凳子,而于桌子的右面摆放着一面硫璃镜,由这个房间唯一通往于外界的门此时正紧紧的闭合着,齐之侃晃了一下手上的镣铐,这链子的长度能让他四处走动,却无法靠近门边一步。正在他陷入沉思时,随着"吱呀"一声,门被人缓缓打开,抬眼望去,那位均天最尊贵的君王此时身着一身白衣持着一支蜡烛缓缓步入房中,一如当初那人步入他的将军府中,含着微笑说着:"小齐,我来喝你煮的茶了。″究竟什么时候变了呢?望着君王向自己走来,齐之侃连忙翻身下塌,手上的链子亦随着他的动作响动起来,然而他却在落地那一刻发现自己竟是浑身赤裸,于昨晚的那些暖昧痕迹印在这幅身体上,此刻随着他的动作坦露于那人眼前。于是蹇宾便看到他家的上将军此时浑身赤裸,满脸绯红,明显呆滞的硊于床沿,放下手中蜡烛,向齐之侃的方向走去,君王如玉般的手指用着不容置疑的力量抬起身前人的下巴,强迫他看向自己,平时清冷的声线此刻不知怎么微微暗哑:″怎么,小齐如此迫不及待吗?″似是被盅惑般,齐之侃轻抬眼帘,注视着身前的君王,沙哑的嗓子轻声唤道"王上,臣……"下一秒,只感觉天旋地转,待反应过来,他已被那人紧紧的按在了床上,链子响动的声音回荡于房中,耳边传来身后之人暗哑的声音:″本王现在也是已经迫不及待了呢,小齐…”

囚心一一番外结局篇(大虐,慎入)

没错,我就是来搞事的。✌( ˙ᴗ. )

一、
随着最后一抹阳光消失在西边的天际时,齐之侃睁开了眼晴,却不料看到的不是那个熟悉了十年的天玑地宫,而是一间装饰朴素的房间,以为蹇宾兴起把自己给转移关在了另一间房中,却在目光触及挂在墙上的一幅画时愣住,那幅画不是在十年前在他赶赴宫宴前被一个侍从不小心毁了吗?再仔细一看房间的格局,猛然怔住,这竟是将军府!正在他百思不得其解时,门外忽然传来声音:″齐将军,王上唤小的告诉将军,今晚的宴会要开始了,将军到时切莫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使得齐之侃匆忙下榻,连鞋也未穿打开门问道:"宴会,什么宴会?″来人似是被他这副样子惊到,望着一脸煞气的齐之侃,连忙说道:"就是将军的践别宴啊!齐将军难道忘了?”这句话甫一出口,侍从便见到那位平时威严凛然的上将军似是不可置信般,连退数步直撞到门上,喃喃道"践别宴,竟是践别宴,怎么可能……″

二、
蹇宾高坐于台上,见下方的齐之侃正双目失神的望着桌案前的酒杯,似是傻了一般,心下疑惑,于是抬起酒杯向着齐之侃的方向说道:"齐将军此次去边塞,切莫珍重。”齐之侃听到蹇宾的声音,连忙看去,猝不及防的撞上那人眼中的关切之情,刹那间,仿佛那十年时光的梦倏忽从眼前闪过,地宫昏暗的光线,银色的镣铐,墙上的器物,以及那人低沉的嗓音,身上不散的龙诞香,似乎又再次笼罩于他身上,直到旁边一位官员推了他一下才猛然觉醒,忙端着酒杯站起,眼睛却看也不敢看那人一眼,把酒一饮而尽,道了声谢便坐下低头不语,旁边的文武百官全部噤若寒蝉,看着王上自从某人坐下后,便阴沉下来的脸,唯恐惹到高坐于台上的君王。
三、
宴会进行到尾声时,齐之侃被侍从请去了蹇宾的寢宫,回想着那十年荒谬时光的梦,原本此时应早点离开,可却被侍从的一句王上的头痛又犯了,正难受的厉害。止住了脚步,望着近在咫尺的寝宫,齐之侃想他无论如何终是放不下他,早已被那人囚住了心不是吗?齐之侃到时,蹇宾正握着一块玉佩神思不属,看到人来,君王低敛眼帘问道:"小齐今日为何这般闷闷不乐?是有何心结吗?"清冷的声音未有半分感情泄露。但齐之侃知道那人必定生气了,忙拱手回道:"臣临别之际,只是有些担心王上的安危而已。″“哦,有什么不放心的,本王这王宫里的禁军可不是摆设。″虽是这样说,但蹇宾听到这句话时,心里的怒气却奇迹般的平复下来,起身拿着玉佩走到齐之侃身边,伸手握住那人的手,却感到那人身体徒然彊硬,以为他不擅跟人近身,未曾多想,把手中的玉佩递给他,说道:"你就这么去边关,也不知何时回来,本来还想要你参加我的大婚……″后面的话齐之侃再也听不到,脑海里回荡着的都是蹇宾要成亲了,忽然他感到无比的讽刺,那什么十年原来仅仅只是他臆想出来的梦,什么羞臊、纠结、别扭,却全是一场自厢情愿的春梦所引发出来引人发笑的情绪,可笑,真是可笑,身体无可抑制的颤抖着,他忽地打断了君王的话语,自称身体不适,便匆忙告退,没有回头理会身后那人关切的眼神与话语,不顾合不合礼仪,他只怕自己最后一丝自尊也消失殆尽。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天玑的上将军未等朝臣前来相送便在天色未亮领着士兵出发前去边塞,只在朝堂之上上书了一封奏折说是不敢劳烦众人相送,且边关近日听闻遭到流匪搔扰需尽快解决,便先行离去,听那日朝堂之上的臣子说王上在内侍念完后便掀了桌子离去。
四、
没有人会相信只是在一次简单的剿匪中,天玑的上将军竟会遭人暗算,身中剧毒命在旦夕,齐之侃躺在床上,耳边是嘈杂的声音,已经看不清的眼睛影影绰绰的闪过人影。他想叫他们停下,却发不出声音,只得无奈放弃,在神智朦胧中,他隐约间仿佛看到了那时竹屋前那对相视而笑的两人,久远的声音似乎穿越时空传来"等我好了,你陪我出山林。″他似乎轻声回道:"没问题。″。在天边的最后一丝阳光隐入黑暗时,位于帐中的将士看着这位床榻上声名曾响彻整个均天的少年将星彻底没了呼吸。
  天玑的王宫此时从里到外早已全部换上了红色,无他只因为今天是蹇宾的大喜之曰,寝宫里内侍正准备为王上换下白色的内衣,却见君王突然推开了他,起身朝外急步走去,待内侍拿着披肩出来时,只见那位从来高高在上的君王此时正赤着足立于雪地中紧紧地握着一块玉佩泣不成声,而不远处正跪着一位士兵……
后据历史记载,天玑王蹇宾只此一生,从未娶妻。死后仅让一人合葬,至于那人是谁,却无从考证。

(Ps:被我虐到的小伙伴们不要相信,这不是囚心的结局。纯粹只是脑洞,发刀而已。谁叫,今天早上首页一直发刀,所以禀着"众人发刀我怎能不发″的原则,所以发了一次。作为补偿,明天开车)

囚心(黑化囚禁开车向,慎入)

第二章(本章含开车内容,慎点)
之前发了无数次都删了,只好再发一遍,这是微博连接,https://m.weibo.cn/5938998760/4096467247064583
(评论区里有)

囚心(黑化囚禁向,慎入)

第二章(本章含开车情节,发不出来请在评论区点链接)
http://suizhao.lofter.com/post/1eb64607_f298a37

囚心(黑化囚禁开车向,慎入

第一章
今夜的宴会格外的热闹,齐之侃看着高座于台上的君王,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明天他就要离开他的王上,去往边塞驻守,这一生估计都不会再回来,其实不是早已知道这个结果了吗?从他向蹇宾请旨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了,不,应该说从蹇宾登上王位那一刻起,就已经没有可能了,哪个帝王没有三宫六院呢?以前天下未定可以骗自己,可如今天玑已经统一天下,国师也已被处斩,接下来就应该是那个人的婚事了吧!齐之侃想,如果让自己亲眼看着放在心尖上的那个人娶別的女人为妻再生下孩子,估计他会忍不住把对方给杀了吧,不敢想象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时,那个人会如何用那双齐之侃爱极了的桃花眼仇恨的注视自己,恐怕到时不让蹇宾亲手杀了自己,他也会先拔剑自刎吧。枉他称为天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战神,面对那人却也无法,不敢说出自己的心思也不敢妄想只能偷偷的注视着恋慕着,怀揣这一点心思不让任何人知道,不是怕自己受人鄙夷而是怕那人知道后用厌恶恶心的眼神看他,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似是嘲讽着谁的痴心妄想。旁边的文武百官见上将军独自饮着酒,于是纷纷举着酒杯上前去敬酒,嘴里说着各种的恭维话,神色极尽谄媚。而齐之侃也来者不拒,凡是来敬酒的都全部喝下去,然而被众人包围着的上将军未曾注意到高台上君王看向他时晦暗莫明的神色。喝到最后,齐之侃几乎连站都站不起来,只能靠着内侍扶着他走出大殿,喝的神智不清的上将军末曾注意到内侍扶着他走向的竟是通往蹇宾的寢宫的路。
    齐之侃是被热醒的,身体就像被投入了火炉之中,喉咙快要冒烟,正迷迷糊糊的想要是有一杯水就好了, 唇角就碰上了一个冰凉的物体,条件反射的张嘴,一股温凉的液体流过口腔,浇灭了快要冒烟的喉咙,但是身体却变得更加热了,终是受不住地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于梦中描摹过了无数次的面容,“王上……″太过于震惊的他立刻从蹇宾身上弹起却又因为浑身无力而跌倒在床上只能愣愣注视着蹇宾,年轻的君王坐在床上的一侧,那张好看的眉眼此时正温和的注视着床上的人,明明与从前一般无二,齐之侃心中却徒然升起了前所未有危机感,还未等他想到哪里不对时,身上的灼热感越来越重,原本坐在床边的蹇宾突然靠近,微微低头用于往常两人商讨对策时温和的嗓音在齐之侃耳边说道:"小齐,你硬了……"
  ~~~~~~~~~~~~~~~~~~~~~~~~
    这篇文是为开车而写,不会出现生子情节,也不会有原创主要人物,如果有关于开车的梗可以点,估计会写,但不要点太凶残的,更新时间不定,我要磨练车技了,最后哪位小天使能告诉我一下如何发车不会给删吗?(  ˃᷄˶˶̫˶˂᷅  )羞ヘ(´ー`ヘ) 搞事情

                       囚心(黑化囚禁向慎入)
第一章
今夜的宴会格外的热闹,齐之侃看着高座于台上的君王,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明天他就要离开他的王上,去往边塞驻守,这一生估计都不会再回来,其实不是早已知道这个结果了吗?从他向蹇宾请旨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了,不,应该说从蹇宾登上王位那一刻起,就已经没有可能了,哪个帝王没有三宫六院呢?以前天下未定可以骗自己,可如今天玑已经统一天下,国师也已被处斩,接下来就应该是那个人的婚事了吧!齐之侃想,如果让自己亲眼看着放在心尖上的那个人娶別的女人为妻再生下孩子,估计他会忍不住把对方给杀了吧,不敢想象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时,那个人会如何用那双齐之侃爱极了的桃花眼仇恨的注视自己,恐怕到时不让蹇宾亲手杀了自己,他也会先拔剑自刎吧。枉他称为天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战神,面对那人却也无法,不敢说出自己的心思也不敢妄想只能偷偷的注视着恋慕着,怀揣这一点心思不让任何人知道,不是怕自己受人鄙夷而是怕那人知道后用厌恶恶心的眼神看他,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似是嘲讽着谁的痴心妄想。旁边的文武百官见上将军独自饮着酒,于是纷纷举着酒杯上前去敬酒,嘴里说着各种的恭维话,神色极尽谄媚。而齐之侃也来者不拒,凡是来敬酒的都全部喝下去,然而被众人包围着的上将军未曾注意到高台上君王看向他时晦暗莫明的神色。喝到最后,齐之侃几乎连站都站不起来,只能靠着内侍扶着他走出大殿,喝的神智不清的上将军末曾注意到内侍扶着他走向的竟是通往蹇宾的寢宫的路。
    齐之侃是被热醒的,身体就像被投入了火炉之中,喉咙快要冒烟,正迷迷糊糊的想要是有一杯水就好了, 唇角就碰上了一个冰凉的物体,条件反射的张嘴,一股温凉的液体流过口腔,浇灭了快要冒烟的喉咙,但是身体却变得更加热了,终是受不住地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于梦中描摹过了无数次的面容,“王上……″太过于震惊的他立刻从蹇宾身上弹起却又因为浑身无力而跌倒在床上只能愣愣注视着蹇宾,年轻的君王坐在床上的一侧,那张好看的眉眼此时正温和的注视着床上的人,明明与从前一般无二,齐之侃心中却徒然升起了前所未有危机感,还未等他想到哪里不对时,身上的灼热感越来越重,原本坐在床边的蹇宾突然靠近了上将军,微微低头用于往常两人商讨对策时温和的嗓音在齐之侃耳边说道:"小齐,你硬了……"
  ~~~~~~~~~~~~~~~~~~~~~~~~
    下一章将开启疯狂的开车模式,因为这篇文完全是为了开车而写,没办法,谁叫最近的大大们都不开车所以只好自己产粮。这篇文估计会写长篇,一切为了开车而开车,主要是走向黑化囚禁向,不过结局保证he,不会出现原创角色,更不会出现生子梗,因为我比较雷,所以接受不了的可以不看,如果你们想看哪种开车梗,可以在评论里留言,我估计会写,不过注意别点太凶残的,更新时间不定,必竟我要修一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