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昭

334466

囚心(黑化囚禁开车向,慎入

第一章
今夜的宴会格外的热闹,齐之侃看着高座于台上的君王,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明天他就要离开他的王上,去往边塞驻守,这一生估计都不会再回来,其实不是早已知道这个结果了吗?从他向蹇宾请旨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了,不,应该说从蹇宾登上王位那一刻起,就已经没有可能了,哪个帝王没有三宫六院呢?以前天下未定可以骗自己,可如今天玑已经统一天下,国师也已被处斩,接下来就应该是那个人的婚事了吧!齐之侃想,如果让自己亲眼看着放在心尖上的那个人娶別的女人为妻再生下孩子,估计他会忍不住把对方给杀了吧,不敢想象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时,那个人会如何用那双齐之侃爱极了的桃花眼仇恨的注视自己,恐怕到时不让蹇宾亲手杀了自己,他也会先拔剑自刎吧。枉他称为天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战神,面对那人却也无法,不敢说出自己的心思也不敢妄想只能偷偷的注视着恋慕着,怀揣这一点心思不让任何人知道,不是怕自己受人鄙夷而是怕那人知道后用厌恶恶心的眼神看他,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似是嘲讽着谁的痴心妄想。旁边的文武百官见上将军独自饮着酒,于是纷纷举着酒杯上前去敬酒,嘴里说着各种的恭维话,神色极尽谄媚。而齐之侃也来者不拒,凡是来敬酒的都全部喝下去,然而被众人包围着的上将军未曾注意到高台上君王看向他时晦暗莫明的神色。喝到最后,齐之侃几乎连站都站不起来,只能靠着内侍扶着他走出大殿,喝的神智不清的上将军末曾注意到内侍扶着他走向的竟是通往蹇宾的寢宫的路。
    齐之侃是被热醒的,身体就像被投入了火炉之中,喉咙快要冒烟,正迷迷糊糊的想要是有一杯水就好了, 唇角就碰上了一个冰凉的物体,条件反射的张嘴,一股温凉的液体流过口腔,浇灭了快要冒烟的喉咙,但是身体却变得更加热了,终是受不住地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于梦中描摹过了无数次的面容,“王上……″太过于震惊的他立刻从蹇宾身上弹起却又因为浑身无力而跌倒在床上只能愣愣注视着蹇宾,年轻的君王坐在床上的一侧,那张好看的眉眼此时正温和的注视着床上的人,明明与从前一般无二,齐之侃心中却徒然升起了前所未有危机感,还未等他想到哪里不对时,身上的灼热感越来越重,原本坐在床边的蹇宾突然靠近,微微低头用于往常两人商讨对策时温和的嗓音在齐之侃耳边说道:"小齐,你硬了……"
  ~~~~~~~~~~~~~~~~~~~~~~~~
    这篇文是为开车而写,不会出现生子情节,也不会有原创主要人物,如果有关于开车的梗可以点,估计会写,但不要点太凶残的,更新时间不定,我要磨练车技了,最后哪位小天使能告诉我一下如何发车不会给删吗?(  ˃᷄˶˶̫˶˂᷅  )羞ヘ(´ー`ヘ) 搞事情

评论(7)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