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昭

334466

囚心一一番外结局篇(大虐,慎入)

没错,我就是来搞事的。✌( ˙ᴗ. )

一、
随着最后一抹阳光消失在西边的天际时,齐之侃睁开了眼晴,却不料看到的不是那个熟悉了十年的天玑地宫,而是一间装饰朴素的房间,以为蹇宾兴起把自己给转移关在了另一间房中,却在目光触及挂在墙上的一幅画时愣住,那幅画不是在十年前在他赶赴宫宴前被一个侍从不小心毁了吗?再仔细一看房间的格局,猛然怔住,这竟是将军府!正在他百思不得其解时,门外忽然传来声音:″齐将军,王上唤小的告诉将军,今晚的宴会要开始了,将军到时切莫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使得齐之侃匆忙下榻,连鞋也未穿打开门问道:"宴会,什么宴会?″来人似是被他这副样子惊到,望着一脸煞气的齐之侃,连忙说道:"就是将军的践别宴啊!齐将军难道忘了?”这句话甫一出口,侍从便见到那位平时威严凛然的上将军似是不可置信般,连退数步直撞到门上,喃喃道"践别宴,竟是践别宴,怎么可能……″

二、
蹇宾高坐于台上,见下方的齐之侃正双目失神的望着桌案前的酒杯,似是傻了一般,心下疑惑,于是抬起酒杯向着齐之侃的方向说道:"齐将军此次去边塞,切莫珍重。”齐之侃听到蹇宾的声音,连忙看去,猝不及防的撞上那人眼中的关切之情,刹那间,仿佛那十年时光的梦倏忽从眼前闪过,地宫昏暗的光线,银色的镣铐,墙上的器物,以及那人低沉的嗓音,身上不散的龙诞香,似乎又再次笼罩于他身上,直到旁边一位官员推了他一下才猛然觉醒,忙端着酒杯站起,眼睛却看也不敢看那人一眼,把酒一饮而尽,道了声谢便坐下低头不语,旁边的文武百官全部噤若寒蝉,看着王上自从某人坐下后,便阴沉下来的脸,唯恐惹到高坐于台上的君王。
三、
宴会进行到尾声时,齐之侃被侍从请去了蹇宾的寢宫,回想着那十年荒谬时光的梦,原本此时应早点离开,可却被侍从的一句王上的头痛又犯了,正难受的厉害。止住了脚步,望着近在咫尺的寝宫,齐之侃想他无论如何终是放不下他,早已被那人囚住了心不是吗?齐之侃到时,蹇宾正握着一块玉佩神思不属,看到人来,君王低敛眼帘问道:"小齐今日为何这般闷闷不乐?是有何心结吗?"清冷的声音未有半分感情泄露。但齐之侃知道那人必定生气了,忙拱手回道:"臣临别之际,只是有些担心王上的安危而已。″“哦,有什么不放心的,本王这王宫里的禁军可不是摆设。″虽是这样说,但蹇宾听到这句话时,心里的怒气却奇迹般的平复下来,起身拿着玉佩走到齐之侃身边,伸手握住那人的手,却感到那人身体徒然彊硬,以为他不擅跟人近身,未曾多想,把手中的玉佩递给他,说道:"你就这么去边关,也不知何时回来,本来还想要你参加我的大婚……″后面的话齐之侃再也听不到,脑海里回荡着的都是蹇宾要成亲了,忽然他感到无比的讽刺,那什么十年原来仅仅只是他臆想出来的梦,什么羞臊、纠结、别扭,却全是一场自厢情愿的春梦所引发出来引人发笑的情绪,可笑,真是可笑,身体无可抑制的颤抖着,他忽地打断了君王的话语,自称身体不适,便匆忙告退,没有回头理会身后那人关切的眼神与话语,不顾合不合礼仪,他只怕自己最后一丝自尊也消失殆尽。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天玑的上将军未等朝臣前来相送便在天色未亮领着士兵出发前去边塞,只在朝堂之上上书了一封奏折说是不敢劳烦众人相送,且边关近日听闻遭到流匪搔扰需尽快解决,便先行离去,听那日朝堂之上的臣子说王上在内侍念完后便掀了桌子离去。
四、
没有人会相信只是在一次简单的剿匪中,天玑的上将军竟会遭人暗算,身中剧毒命在旦夕,齐之侃躺在床上,耳边是嘈杂的声音,已经看不清的眼睛影影绰绰的闪过人影。他想叫他们停下,却发不出声音,只得无奈放弃,在神智朦胧中,他隐约间仿佛看到了那时竹屋前那对相视而笑的两人,久远的声音似乎穿越时空传来"等我好了,你陪我出山林。″他似乎轻声回道:"没问题。″。在天边的最后一丝阳光隐入黑暗时,位于帐中的将士看着这位床榻上声名曾响彻整个均天的少年将星彻底没了呼吸。
  天玑的王宫此时从里到外早已全部换上了红色,无他只因为今天是蹇宾的大喜之曰,寝宫里内侍正准备为王上换下白色的内衣,却见君王突然推开了他,起身朝外急步走去,待内侍拿着披肩出来时,只见那位从来高高在上的君王此时正赤着足立于雪地中紧紧地握着一块玉佩泣不成声,而不远处正跪着一位士兵……
后据历史记载,天玑王蹇宾只此一生,从未娶妻。死后仅让一人合葬,至于那人是谁,却无从考证。

(Ps:被我虐到的小伙伴们不要相信,这不是囚心的结局。纯粹只是脑洞,发刀而已。谁叫,今天早上首页一直发刀,所以禀着"众人发刀我怎能不发″的原则,所以发了一次。作为补偿,明天开车)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