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昭

334466

囚心(黑化囚禁开车向,慎入)

第三章
今日朝堂之上的大臣们觉得自己一生都从未如此疑惑过,先是蹇宾天色未亮时急召众人觐见,然后令内侍宣读旨意,言明上将军齐之侃昨夜突发恶疾现于皇宫进行医冶,因病情恶劣,不能见人。至于边关一事由近几年来声名鹊起的言将军进行交接,即刻赶住边关,不得有误。在旨意宣读完后,众人的第一反应皆是齐将军竟身染恶疾,怎么可能这么突然,昨晚明明还好好的。明知其中必有隐情,然而众人都未敢发声,自从蹇宾一统均天后,手段变得愈发狠戾,这些年来,凡是违背君王意志的人,到最后都死无葬身之地,从此后再无人敢触及其眉头,也就只有那位上将军敢于君王面前些微放肆,没想到如今君王竟也容下他,想要杀了这位上将军嘛,毕竟这是王宫,每年不明不白死的人还少吗?果然帝王多无情,真是可惜了那位上将军。
未曾理会众人的心思,当内侍宣读完旨意后,蹇宾从王座之上起身离开,那淡定从容的姿态任谁也不会知道君王此刻迫不及待的心思,待回到寝宫后,蹇宾便遣散服侍的众人,等所有人都出去后,便转身走近桌案前,轻轻移动放置于案上的一方砚台,只见左侧的书架随着砚台的移动缓缓打开,露出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密道入口,随手取了放置于旁边的一支蜡烛,蹇宾缓步迈入了那漆黑一片的密道之中,身后的书架在他进入后便慢慢合上,寝宫终恢复了一片平静。
.........................................................................................................................................
齐之侃从昏迷中醒来时,便感到全身酸痛,好似身体被人打散,又重新组合,身后难以言喻的某处不适之感时刻提醒着他昨日那场背违伦理的疯狂性事,想要起身,但手腕一动,一阵哗啦啦的声音响起,齐之侃这才注意到右手手腕上不知何时被一只银白镣铐紧紧铐住,锁链的一头没入于离床很近的墙壁之中,尝试运用内力想要震断镣铐,却惊讶的发现身体竟提不起丝亳内力,无奈只得放弃想法。撑起身靠坐于床上细细打量了一下所处的这间房间,房顶之上镶嵌着由大大小小的夜明珠来进行照亮,这光亮不是非常的刺眼而是恰到其处的柔和,房间的两侧分别摆放着他于将军府中卧房相似的物件,房子正中央则安置着一个圆木桌,却没有凳子,而于桌子的右面摆放着一面硫璃镜,由这个房间唯一通往于外界的门此时正紧紧的闭合着,齐之侃晃了一下手上的镣铐,这链子的长度能让他四处走动,却无法靠近门边一步。正在他陷入沉思时,随着"吱呀"一声,门被人缓缓打开,抬眼望去,那位均天最尊贵的君王此时身着一身白衣持着一支蜡烛缓缓步入房中,一如当初那人步入他的将军府中,含着微笑说着:"小齐,我来喝你煮的茶了。″究竟什么时候变了呢?望着君王向自己走来,齐之侃连忙翻身下塌,手上的链子亦随着他的动作响动起来,然而他却在落地那一刻发现自己竟是浑身赤裸,于昨晚的那些暖昧痕迹印在这幅身体上,此刻随着他的动作坦露于那人眼前。于是蹇宾便看到他家的上将军此时浑身赤裸,满脸绯红,明显呆滞的硊于床沿,放下手中蜡烛,向齐之侃的方向走去,君王如玉般的手指用着不容置疑的力量抬起身前人的下巴,强迫他看向自己,平时清冷的声线此刻不知怎么微微暗哑:″怎么,小齐如此迫不及待吗?″似是被盅惑般,齐之侃轻抬眼帘,注视着身前的君王,沙哑的嗓子轻声唤道"王上,臣……"下一秒,只感觉天旋地转,待反应过来,他已被那人紧紧的按在了床上,链子响动的声音回荡于房中,耳边传来身后之人暗哑的声音:″本王现在也是已经迫不及待了呢,小齐…”

评论(10)

热度(76)